????林帘签了离婚协议,第二天一早律师就过了来,把一份厚厚的文件递给她,“这是湛总给您的赡养费,里面有房产,基金,股票,名车,您看看。”

????林帘看着那份文件,好一会,推回去,“不了。”

????婚前,她没有帮助过他什么,婚后,亦没有。

????她没有资格要这些东西。

????律师说:“太太,这是湛总嘱咐了的。”

????林帘顿了下,看向律师,“他呢?”

????“湛总出差了,要一个星期后才回来。”

????“湛总说,这一个星期把这些资料过户了,一个星期后回来去民政局。”

????林帘点头,再次看向那份文件,几秒后,接过,翻开。

????律师见她翻开,开始一一细说,“北郊那边有栋别墅是记在太太您名下的,市值一个亿,临城黄金地段帝都豪景有一套公寓在您名下,市值五千万,名下门面在东街,西街,南街,北街,各三套,市值六个亿,还有……”

????“林律师。”林帘打断他。

????林律师看向她,“太太请说。”

????“这些我都不要,我只要我现在住的这栋别墅,可以吗?”

????这里有她们的回忆,是她唯一想要的地方。

????林律师给湛廉时打电话,此刻湛廉时正在两千英尺的高空,旁边坐着和他一起出国的刘妗。

????男人听完林律师的话,抬眸,漆黑的双眸深邃无边,薄唇开合,淡漠无情的话传到手机另一端,“随她。”

????“好的,湛总。”

????刘妗见湛廉时挂断电话,嘴角勾起一抹笑,挽住湛廉时胳膊,“我好像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????“不麻烦。”湛廉时把手机放一边,继续看杂志。

????刘妗见他不喜不怒的,却知道他心情不是很爽利,把他手上的杂志拿走,霸道强势的说:“湛廉时,看着我。”

????湛廉时侧眸看她,一双眸幽深无底,让人心里发憷。

????刘妗却不怕,她和他在一起五年,早已摸透这个男人。

????如果不是她一时犯错,怎么会容许他娶别的女人!

????“我回来了,你要不珍惜,那以后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不会再回来,知道吗?”

????一如既往的霸道,强势,这就是她刘妗。

????他湛廉时喜欢的刘妗。

????湛廉时抬起她下巴,指腹在她下巴摩擦,眸里漆黑缓动,“妗儿,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。”

????手续很快办好,林律师离开,林帘叫住他,“林律师。”

????林律师转身,“太太。”

????林帘下意识握紧手上已经属于她的这栋别墅合同,看刘律师,眼里含着小心,期待,“去民政局那天,他会回来,和我一起去民政局,是吗?”

????她想再见他一面,好好看看他,永远记在心里。

????“是的。”

????当天下午,林帘租了间市中心的公寓,开始在网上找工作。

????这一年她停止了工作,在家做全职太太。

????现在她要出去工作了。

????只不过她不是本科生,是夜大,无法做体面的工作。

????但她不在乎,多大的胃装多少饭,她有自知之明。

????很快找到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销售,投了简历,让她明天去面试。

????林帘脸上浮起笑,眉眼温柔,这世界上不是没有谁就不能活了。

????她得生活,没有那么多时间伤春悲秋

????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