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晚上七点左右,奢华的安迪尔大酒店,门外喜气洋洋,人山人海。

????数之不尽的名车豪车云集,露天停车场上一排排,俨然成了本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酒店大厅内,宾客爆满,华灯礼服,谈笑晏晏。

????大厅一侧,顾念一身浅蓝色的长裙,巧妙的设计露出前前襟和如雪的藕臂,长发松松垮垮的简单盘在脑后,几缕碎发散落,乌黑的发丝,和礼服露背的设计相得益彰,更将后颈的纤长与白嫩一览无遗。

????因为时间匆忙,顾念从医院出来后,就直接去了最近的专柜随意选购一套,当时太忙了,也没怎么注意,现在穿在身上,她只觉得太单薄了,丝丝的凉意阵阵。

????顾念考虑着要不要回前台取回外套,耳畔就传来了赵敏之的声音。

????“你怎么才来?长川呢?”

????声音由远及近,顾念抬眸,就看到了已经走到自己近前的婆婆。

????赵敏之一身雍容的白色礼服,保守的设计和风格,将风韵犹存的身材凸显同时,还不失温婉华贵,她视线在顾念身上逡巡了一周,扯唇冷笑,“我都提前打电话告诉你晚宴的事儿了,你难道还不懂我的意思?”

????顾念目光微闪,她明白婆婆话语中的意思,解释了句,“妈,长川比较忙,所以我就先来了。”

????“是他忙,还是你根本就没去找他?”赵敏之压低了声音,凛冽的愠怒滋生,“只会给你自己的没用找借口!”

????顾念垂下了眼眸,纤长的睫毛极好的遮住了眼底涌上的无奈。

????“对了,你和司徒其之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赵敏之似想到了什么,兴师问罪的话语再度砸来。

????她一怔,抬眸正欲开口言语,一道男声便先她一步,直接插了进来。

????“阿姨,你们在谈我吗?”

????司徒其不知何时来到两人近前,高大的身形故意靠近顾念,一脸诚挚的看向赵敏之,毕恭毕敬的举止中,透着几分优雅和绅士。

????赵敏之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,脸色略有些不自然,讪笑了句,“阿其来了……”

????“嗯。”司徒其微笑的回应,余光却撇向了一侧的顾念,倏然扬起的唇畔,绽放出一丝坏笑。

????顾念看着他,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于是不等司徒其开口,先道,“司徒少爷,院长来了吗?我找她有点事。”

????司徒其的思路被打断,皱了下眉,而赵敏之这边,也有两位年纪相仿的夫人过来找她,几个人便离开了。

????看着婆婆走远,顾念微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,耳边又传来司徒其戏谑的声音,“听说你在急诊那边人缘不好啊,连个替班的人都没有,还得我亲自打电话和齐主任说……”

????他略微拉长了声音,看向她的目光,轻佻中透着痞意。

????霎时间,顾念终于明白临下班时齐主任话里的含义了,原来并不是口误,而是司徒其捣的鬼。

????她深吸口气,抬眸迎上他的目光,些许的薄怒早已在心底攀升,“司徒其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????“当然是帮你了!”他佯装一脸发懵,眼神纯良无害,“不然,你现在能出席这场晚宴吗?”

????说话时,他故意俯下身,高大的身影朝着她笼罩而下,靠在顾念耳畔,看似亲昵的动作,却因她的后退一大步,而拉开了距离。

????司徒其脸上闪过一丝扫兴的痕迹,不耐的皱眉道,“我喜欢上你了,之前的表白,没收到吗?”

????敷衍的话语,潦草的情意。

????顾念都不用想,就知道他说的是反话,她脸色冷然,“我已经结婚了,这样有意义吗?”

????一句话,正中司徒其的心意,他惬意的拍了下手,“就因为你结婚了,所以,再闹出一次婚内出轨,背叛帝长川的戏码话,应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吧?”

????说话时,他眸中涌动的愤懑,恨不得将面前的顾念撕碎咬断!

????顾念听着他话音中的‘再’字,心悸凛然一紧,再次看向他,直言道,“我说了,关于你之前被曝光那件事,不是我做的,司徒其,你想报复可以,但请先搞清楚是非缘由!”

????扔下一句后,顾念不想再纠缠,转身离开。

????司徒其愣了愣,正要追过去,视线余光就触及了一道颀长的身影,当即眸光一闪,似又想到了什么,迈步朝着那道身影走了过去。

????“帝少。”司徒其看着面前的男人,随手从侍者的托盘里拿了杯酒,客气的朝着对方举杯,“阔别三年,帝少这番归国,必定让帝氏集团更上一层楼。”

????帝长川言犹在耳,略微侧身,端着手中的酒杯和司徒其碰杯,浅然的薄唇翕动,“司徒少爷客气了。”

????“客气不敢当,只是说了实话罢了。”司徒其嘻哈的淡笑着,随之又言,“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帝少在工作事业上的能力,有目共睹。”

????帝长川露出标志性的笑容,看似谦和随意,实则清寒的眸底和周身如影随形的冷厉,无时无刻不震慑着周遭的一切。

????“只是吧……”司徒其突然话音一转,叹了口气,“帝少在处理工作的同时,也应该多花点心思在婚姻问题上吧!不然这后院再起火的话,是不是不太好呢?”

????再起火……

????简单的几个字,却携夹着超强的劲爆消息。

????周围的众人纷纷屏息凝神,复杂的目光在司徒其身上周旋,无不佩服他这种能当着帝少面旧事重提的勇气!

????帝长川看着面前的男人,好看的俊颜上粲然一笑,低哑的嗓音接连而至,“不过啊,司徒少爷似乎多虑了,因为我的后院永远不会起火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????司徒其故意露出一脸好奇的神色,“愿闻其详。”

????帝长川轻微迈步上前,和他再度碰杯的刹那,低冷的字音出口,“因为我会提前将想要放火的人,彻底扼杀了!”

????话语干净利落,可谓敲山震虎。

????说完,他优雅的端起酒杯,微微仰头抿了一口,阴鸷的眸底寒光浸染,周身冷冽的气息更甚。

????司徒其看着他,附和的笑容有些牵强,心底莫名的一丝小恐慌。

????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