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">

????她现在很漂亮,她自己却不知道,她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球,站在水中,发丝飘扬,好像是仙女,又好像是从深海里走过来的鲛人,带着一种特殊的魅力。

????但她下一句话,很快就打破了他的幻想,这个女人还是如此的不知好歹,无论自己对她再好,也终究是农夫与蛇,她记不住自己的好。

????这时候,他觉得苏城说的或许没有错,她确是一只白眼狼。

????苏浅语说:“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说的就是你吧。”

????乔寒川下意识皱了皱眉。除了苏浅语,没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,同样的,他只能从苏浅语的身上,看到和别人截然不同的东西。

????率真、单纯、天真,无一不在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吸引着他。

????“此话怎讲?”

????苏浅语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大海。

????海水在晚上是一种接近墨色的状态,看上去很恐怖,总有一种让人觉得随时可能冒出怪物的感觉。

????但乔寒川对于苏浅语来说,却比未知的怪物更加可怕。

????“我希望你记住,你不是我的谁,没有资格插手我的事情。哪怕我就是被苏城打死了,也和你没有关系。”

????苏浅语凉凉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,向着出口处走去。

????乔寒川沉了沉目光,伸手就把她给抓了回来,无视了她的抵抗,他压低了声音,附在她耳畔,低沉沙哑的嗓音极具磁性。

????如果不是在晚上,他一定能看见苏浅语的脸红到了脖子根。

????“我好心带你来这里为你开解,你为什么不领情?”

????他嗓音中压抑着怒气。

????如果换作是别的女人,恐怕早就感激涕零,自愿献身了。唯独她,无论他做什么,在她眼中都是不讨好的,他想知道为什么,强大的好奇欲控制了他。

????“我不想告诉你。”

????苏浅语觉得他很好笑,这个男人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,就可以统治一切了。

????他遇到自己,也一定觉得很奇怪吧,他的权威一再被她挑战。

????乔寒川居然能留下自己这么久,苏浅语都觉得奇怪。

????但她不会感激他,只会变本加厉的挑衅。她的生命是自由的,容不得他自私地占有。

????苏依依是笼子里面的金丝雀,她就要当天边遨游的鹰。

????人活一世不容易,为什么不活得潇洒一点呢?

????她不理解乔寒川,乔寒川同样不理解她。两个人明明近在咫尺,却仿佛处在世界的两个极端,终究有着无形的隔阂,永远也靠不到一起去。

????无论乔寒川怎么努力,苏浅语也是背对着他,看不见他付出的一切。

????深吸了一口气,乔寒川眼中的威胁渐渐露了出来。

????“你为什么总是把我想的那么坏?”

????“不是我把你想的那么坏,是你明明就那么坏,乔寒川,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人吗?我早就看透了。别装了,装好人很累,你不适合。”

????苏浅语轻轻推开了他,用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心口,她欲言又止,终究一言不发地转过了身。

????她走进茫茫的夜色之中,乔寒川想要去追她,却无力地放下了手,心中一片迷茫。

????乔寒川带着苏浅语离开了以后,林玫的脸色彻底变了,看见苏城走出了卧室,便上前一把拉住丈夫的胳膊,昔日的端着得体再也维持不住了。

????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为什么会帮着苏浅语?”

????苏城现在心里也是一团糟,没有心情应付妻子的问题,他轻轻将她推开,坐到了沙发上。

????他眼睛里阴沉沉的,看不见底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????苏依依已经麻木了,她木着脸看着林玫和苏城,心中知道自己和乔寒川解除婚约的事情瞒不了太久了。

????三个人正心烦意燥的时候,汪玲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????苏城一直以为她在房间里,没想到她出门了,愣了愣,问道:“妈,你怎么出门了?”

????汪玲想着苏浅语回家吃饭,便特意出门为她买了一些小时候喜欢吃的东西,没想到回家的时候,苏浅语已经走了。

????“浅语怎么走了?”

????看着汪玲迷茫的样子,林玫忽然心生一计,她抱着手臂坐到沙发上,幽幽地说:“你的宝贝孙女勾-引了乔寒川,现在两个人早就不知道去哪儿快活去了。”

????汪玲听了一愣,“怎么会呢?浅语不是那种人。”

????林玫讥讽的看着她,接着对苏依依使了个眼色。

????苏浅语是他的孙女,苏依依也是她的孙女,做奶奶的绝对不能偏心。

????苏依依会意。,立刻做出了楚楚可怜的样子,眼睛里蓄着泪光,走到了汪玲的身边,一把抱住了祖母的胳膊。

????“奶奶,我真的好苦啊。”

????汪玲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,连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????苏依依哭诉起来,“姐姐为什么一定要抢我的男人呢,明明我才是乔寒川的未婚妻,她现在还把乔寒川带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,让大家都看我的笑话。”

????她哭的很伤心,汪玲心疼的不得了。

????在林玫母女两个人加油添醋下,汪玲已经气到了极点,她不明白为什么苏浅语最终还是不肯听自己的劝告。

????乔寒川是苏依依的未婚夫,她做姐姐的和妹夫勾勾-搭搭,真是太荒唐了!

????虽然她一向惯着苏浅语,但是也不能看着她这么欺负自己的妹妹。

????见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林玫装作惋惜的样子,叹了一口气,紧接着在汪玲看不见的地方,露出了微笑。

????她一定不会放过苏浅语,居然敢抢自己女儿的丈夫,这个苏浅语可真是太不要脸了。

????乔寒川没有去追苏浅语,反而是放手让她离开了,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留不住的,如果他强行将她留下,只会留给她更坏的印象。

????苏浅语漫无目的地走着,心里的哀伤蔓延了出来,一下子就把她给吞食了,她一个人走在黑暗中,没有恐惧,反倒觉得很绝望。

????她现在已经被家人抛弃了,在苏依依眼中,自己一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

????叹了一口气,苏浅语摇了摇头,苦笑了一声。17